媒体融合:走上相向会师之路——专访CTR媒体融合研究院执行院长、CTR总经理、CSM总经理徐立军
作者: 本刊编辑部
2015-09-06 17:08:25
1766 0
徐立军:CTR总经理、CSM媒介研究总经理。20年媒体实战及研究经历,资深媒体策划人,拥有丰富的市场评估与受众调研经验,对中国媒体行业发展洞见深刻
 
8月18日,北京梅地亚中心举行了一场于高大上中又透露出轻松、活泼氛围的发布会,传统媒体、新兴媒体以及各种新媒体供应商集结于此,共同见证CTR媒体融合研究院的诞生。作为首家媒体融合研究院,CTR媒体融合研究院集结了众多国内外致力于探寻“互联网+媒体”路径的一线专家学者、媒体和互联网操盘手,将全力打造媒体融合研究的众筹平台,进行媒体融合的对策与实务研究。
 
本刊有幸采访到了CTR媒体融合研究院执行院长、CTR总经理、CSM总经理徐立军。曾经就职于央视的他对于媒体融合有着独到的见解。CTR与CSM成立媒体融合研究院的初衷是什么?研究院将怎样促进媒体融合?我国媒体融合状况如何?这些问题都能在我们的交谈中找到答案。
 
媒体融合:传统媒体与互联网相向而行 

“传统媒体需要互联网化,互联网企业需要和传统媒体、传统行业相结合。媒体融合不是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代替与被代替、颠覆与被颠覆的零和游戏,是相向而行的会师之路。”

2014年8月18日,国家提出媒体融合战略,而此时的传统媒体也面临了如何拥抱互联网的困境。徐立军认为媒体融合对于现在的中国传统媒体来说是一个最大的业务增量。现有的研究中,传统媒体唱衰声不断,而站在传统媒体立场上促进媒体融合的机构却没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传统媒体融合需要集结各界的研究力量。

CTR、CSM两家公司一直关注着传统媒体与互联网的联姻,作为国内领先的媒介研究机构,多年的品牌积累,造就了CTR媒体融合研究院在解决问题上的优势。CTR成立于1995年,CSM成立于1997年,拥有丰富的媒介调查研究经验,并且拥有丰富的客户资源,因此,CTR媒体融合研究院了解、理解传统媒体的融合发展需求,并且致力于依据市场需求集结各界资源,提出有效的解决方案。
 
搭建媒体融合研究众筹平台 专注实务和对策

“面对媒体融合这一难题,业界和学界都没有形成一套有效的、普遍适用的方案,CTR和CSM也并不认为单靠自己的力量可以解决媒体融合的难题。我们追求的是解决问题,打开问号,更好地满足实践的需要。”

面对单一机构不能解决媒体融合中所有问题的现实,CTR媒体融合研究院致力于成为一个媒体融合研究的众筹平台,邀请各界专家加入。专业指导委员会首批聘请的65名专家中,既包括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传媒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社科院、上海交通大学等国内一流传媒研究学院的权威专家学者,也包括电视台、广播、报纸、杂志、内容制作公司等传统媒体领域进行媒体融合探索的国内外操盘手,还包括互联网新媒体领域一线的践行者和观察家,以及媒体资本运作领域的权威专家。

拥有实力强大的专业指导委员会的CTR媒体融合研究院专注实务和对策。对策性研究、个案式研究、基础性研究、捆绑式服务是CTR媒体融合研究院的研究取向,研究院将以解决媒体人在进行融合探索过程中面临的迫切实操性问题为己任,驻场和媒体人一块摸爬滚打寻对策、找答案。

基于这一定位,CTR媒体融合研究院着手准备首批研究项目,包括《互联网+媒体的内容形态研究》《媒体受众用户化研究》《区域媒体的本地化互联网服务发展路径研究》《媒体资本运作策略研究》《T2O模式研究》《电视观众收视数据与消费者数据融合研究》《媒体用户互动行为分析研究》《媒体内容数据结构化研究》《媒体IP资产估值及分销策略研究》《抽样数据联结互联网大数据研究》《中国媒体融合发展排行榜 数据库》《中国媒体融合发展决策者报告》。徐立军表示,对于研究项目的选择花费了团队很大的精力。“基于多年的经验,我们提出一系列研究项目,经过一线的学院学者专家和业界的操盘手几个月的论证,选出最紧迫、最有研究价值的项目。”
 
其中,《互联网+媒体的内容形态研究》和《媒体内容数据结构化研究》专注于内容研究。徐立军认为 “内容是否为王,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答案。传统媒体曾经很辉煌,成就这种辉煌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渠道强势,但是这种渠道强势往往容易掩盖内容上的弱势。”

《媒体内容数据结构化研究》关注内容的结构化、标签化,通过建立和应用内容的体系化标签,提升多屏传播环境中的用户体验、实现价值变现。

在数据的整合方面,CTR媒体融合研究院将把抽样数据与互联网大数据做融合研究。这也符合国外数据融合的大趋势,数据融合并非是将收视率与网络点击率简单相加,而是融合两方数据进行系统分析。
 
体制 出路 探索媒体融合的未来

“体制不是决定媒体融合成败的关键。我不认同当下关于媒体融合的比较悲观的论点,诸如卖身论、崩溃论、体制决定论。体制外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去做,体制不能成为什么也不做、一事无成的托辞。”

媒体融合到底是拼装、整合,还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徐立军认为概念并不重要。他表示:“重要的是解决问题、打开问号。外界舆论唱衰传统媒体,也有人认为媒体融合是伪题。我觉得特别有必要通过大家集中的、集结的研究力,为传统媒体的转型打开问号。我们相信媒体融合困境是可以走出来的。”相信很多人都认为媒体融合是可以走出来的,但是也有不少人提出“我们的媒体融合和国外有多大差异”这样的问题。徐立军认为媒体融合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但是中国将有自己的道路选择。他解释道:“以互联网网站为例,国外名列前茅的新闻网站都是传统媒体做的。在电视台这个领域,NBC、福布斯联合建的hulu网站,成为了美国两大视频网站之一。而我国传统媒体的网站还没发挥出自己的优势,不同的国情有很大差异,中国的媒体融合发展不可能从国外照搬经验,而是要找到适合自己的道路。” 

面对困境,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CTR媒体融合研究院将开放收视率数据、收听率数据、广告监测数据、媒介接触与消费行为数据以及消费者购买数据,以CTR和CSM在媒介研究、受众测量和消费者洞察领域近20年的专业积累,与社会各界一道开展数据融合的社会实验,实现开放合作共赢,为推动中国媒体融合发展贡献力量。

“望着大河弯弯,终于敢放胆,也许我们从未成熟……无知地索求,羞耻于求救,不知疲倦地翻越每一个山丘。”一曲《山丘》道尽媒体融合期许者的感受,越过一个个山丘,在互联网+媒体的时代,传统媒体和互联网将走上相向而行的会师之路。

本文版权归《广告人》杂志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1766
  • 欢迎投稿
  • guanggaorenzazhi@sohu.com
  • 邮件主题请注明“投稿”稿件一经采用,我们会及时回复 ,欢迎个人、机构洽谈供稿合作。